当前位置 >> 股权纠纷实务
股权激励对象提前离职激励股权回购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08年7月9日,睿力公司与林雨雷签订《劳动合同书》,林雨雷在睿力公司产品部工作,本合同于2008年7月9日生效,于2012年12月31日终止。
  2010年6月21日,甲方科技公司与乙方林雨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睿力公司目前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800万元,其中甲方出资额为人民币5334400元,占注册资本的66.68%,甲方同意依据本协议条款向乙方转让,而乙方同意受让甲方所持有的睿力公司0.375%的股权及与该股权相关的权益、利益、主张及依法享有的全部权利。甲乙双方同意,甲方应在收到乙方支付的全部股权转让款后5日内向睿力公司所在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办理完毕股东变更的登记手续。协议第三条约定转让价格:在截至2010年5月31日睿力公司未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值的基础上,双方商定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304500元人民币。甲乙双方同意,乙方在本协议生效后10日内向甲方支付本次股权转让的全部价款304500元人民币。协议签订后,林雨雷支付304500元转让款,睿力公司变更了工商登记手续。
  2010年10月21日,甲方科技公司与乙方林雨雷又签订一份《补充协议》,其中鉴于:1、2010年6月21日,甲方与乙方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甲方将其持有的睿力公司0.375%的股权转让给乙方,转股价格以截至2010年5月31日睿力公司未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值为定价依据,2010年6月29日,睿力公司办理完毕股东变更的登记手续。2、上述甲方与乙方之间的股权转让是睿力公司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一部分,甲方要求、乙方亦同意对乙方未来转让其所持有的睿力公司股权作出限制性规定。为此,双方约定:乙方在此作出如下不可撤销的承诺:在睿力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前,未经甲方同意,其不得向任何第三方转让、质押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其持有的睿力公司股权,且在甲方反对其向第三方转让、质押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其所持股权的情形下,其不会基于任何法律规定或合同或其他法律文件约定,要求甲方受让该等股权。如果睿力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前之任何时候,睿力公司与乙方之间的劳动合同终止,乙方应在劳动合同终止后五个工作日内将其所持有的睿力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甲方,转让价格为《股权转让协议》第三条所约定的乙方受让睿力公司股权时的价格。为此,双方同意,在签订本补充协议的同时再行签署本协议附件一之《股权转让协议》,该等股权转让协议应自睿力公司与乙方之间的劳动合同终止时自动生效。
  同日,甲方科技公司与乙方林雨雷又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该股权转让协议应自睿力公司与乙方之间的劳动合同终止时自动生效。乙方同意依据本协议条款向甲方转让,而甲方同意受让乙方所持有的睿力公司0.375%的股权及与该股权相关的权益、利益、主张及依法享有的全部权利。甲、乙双方同意,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甲方即享有和承担根据本协议自乙方受让股权的有关权利和义务,而乙方不再享有和承担与该股权有关的权利和义务。甲、乙双方同意,乙方应在收到甲方支付的全部股权转让款后五个工作日内向睿力公司所在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办理完毕股东变更的登记手续。转让价格为原《股权转让协议》第三条所约定的乙方从甲方受让睿力公司0.375%股权时的价格即304500元人民币。甲、乙双方同意,甲方在本协议生效后五个工作日内向乙方支付本次股权转让的全部价款304500元人民币。并约定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或盖章后于睿力公司与乙方之间的劳动合同终止时自动生效。
  2011年6月23日,睿力公司进行改制,公司名称由北京睿力恒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睿力恒一物流技术股份公司,注册资本由800万元变更为6000万元,企业类型由其他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其中,睿力公司在工商登记中载明的林雨雷认缴及变更时实际缴付情况均为22.5万股,出资方式为净资产折股,出资比例为0.375%。之后,睿力公司两次增资,现睿力公司的注册资本为6300万元,林雨雷的持股数为22.5万股,持股比例为0.357%。
  另查,2011年10月24日,林雨雷向睿力公司提出申请,休病假4个月。2012年12月31日林雨雷与睿力公司的劳动合同终止后,双方未续签新的劳动合同。2012年7月20日,科技公司向林雨雷汇款304500元,作为林雨雷持有的睿力公司的22.5万股股份的股权转让款。睿力公司向林雨雷分配2011年股利6万元,2012年股利38250元(均为税前)。
  再查,截至该院2013年11月20日最后一次开庭时止,睿力公司尚未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
睿力公司2011年5月21日股东会临时会议决议记载,睿力公司截止于2011年2月28日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人民币88620306.51元,公司以不高于审计净资产、不高于评估净资产值确定6000万元人民币折为股份公司的股本,其余部分计入股份公司的资本公积金。股份公司的股本总额为6000万股,每股面值人民币1元,股份公司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6000万元。林雨雷在该决议上签字。

法律分析

一、林雨雷与科技公司之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是否有效
科技公司与其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因系科技公司基于林雨雷与科技公司之间股权转让事宜提起的请求变更公司登记之诉,与林雨雷与睿力公司之间劳动关系并无直接关联。上述协议虽约定,林雨雷在合同约定的特定情况下离职时,应将其持有的睿力公司的股权转让给科技公司,但该约定并非对林雨雷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进行限制,而是对林雨雷与睿力公司劳动关系终止后相关权利义务如何处理作出的约定。

林雨雷称,其在睿力公司改制前并非以优惠价格受让受让睿力公司0.375%股权,且其与科技公司于2010年6月21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睿力公司并不存在股权激励计划,其持有的睿力公司的股权未受其他限制,故林雨雷应享有睿力公司全部股东权益。首先,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制度的设立,旨在由企业员工持有本公司股权或股份,以激励持股员工勤勉尽责的为公司提供长期服务,通常情况下,实施股权激励计划的企业会对参与计划员工所持公司股权或股份的转让作出一定限制,职工是否参加股权激励计划,并不以持股员工获得股权价格是否优惠作为唯一的判断标准;其次,林雨雷与科技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明确约定,林雨雷与科技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是睿力公司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一部分,且《补充协议》中对林雨雷转让其所持睿力公司股权作出限制性的规定,科技公司和林雨雷均在该协议上盖章或签字,林雨雷虽称其被迫签订《补充协议》,但未就此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故《补充协议》系林雨雷和科技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林雨雷对上述约定明知并签字认可,其主张持有睿力公司股权不属于股权激励、其股东权益未受限制缺乏事实依据。

二、在科技公司已向林雨雷支付30.45万元股权转让款的情况下,林雨雷持有的睿力公司22.5万股股份是否应向科技公司转让,即睿力公司改制前的股权与改制后的股份是否具有一致性。

首先,我国公司法规定,公开发行股票的主体为股份有限公司,林雨雷与科技公司签订《补充协议》时,睿力公司的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睿力公司需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方能公开发行股票,结合上述协议约定的"上述甲方与乙方之间的股权转让是睿力恒一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一部分,甲方要求、乙方亦同意对乙方未来转让其持有的睿力恒一股权作出限制性规定"和"在睿力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前,未经甲方同意,其不得向任何第三方转让、质押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其持有的睿力公司股权"等内容,林雨雷知悉睿力公司计划公开发行股票一事,其对睿力公司需进行改制,以及改制后其所持睿力公司股权相应变更为睿力公司股份,且该股份的转让可能会受到限制应有预见;其次,公司股权或股份所对应的注册资本的数额并非确定股权转让价格的唯一标准,出让方与受让方通常综合考虑公司的资产数额、盈利能力等因素,对股权转让价款的数额进行协商并达成一致,本案中,睿力公司改制前,林雨雷所持0.375%的股权对应的注册资本为3万元,其受让上述股权支付的对价为30.45万元,该数额以睿力公司截至2010年5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值为定价依据,即林雨雷受让上述股权时,睿力公司的账面净资产值约为8000万元,而根据林雨雷签字的睿力公司2011年5月21日股东会临时会议的记载,截止至2011年2月28日,睿力公司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人民币88620306.51元,由此可见睿力公司的净资产数额在改制前后并未发生明显变化,结合睿力公司改制时并未将全部净资产折股的情况,虽然林雨雷所持睿力公司22.5万股股份对应的股份价格为22.5万元,但林雨雷所持睿力公司改制前后股权、股份的价值亦未发生明显变化,且睿力公司改制增资的方式为净资产折股,林雨雷在此之外并未投入其他资金;再次,睿力公司改制前,林雨雷持有睿力公司0.375%股权,睿力公司改制完成时,林雨雷持有该公司22.5万股股份,对应睿力公司总股份的比例为0.375%,且林雨雷在诉讼中亦认可,其持有的睿力公司22.5万股基于其持有的改制前睿力公司0.375%股权形成,据此可以认定林雨雷系按原有出资比例持有睿力公司的股份;另外,公司的资产包括货币资金、固定资产、实收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等,分别记载于不同的会计科目项下,属于公司全部资产的一部分,公司的净资产一般包括实收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等,本案中,睿力公司改制时以净资产折股,实际是对不同会计项目下的公司资产进行调整,林雨雷虽主张睿力公司改制中,睿力公司因以盈余公积金和未分配利润增资而为其代缴了个人所得税,但就此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同时,即使存在上述情况,睿力公司代缴税款系税务部门在公司改制过程中的税收征缴行为,据此并不足以直接认定睿力公司实际上向林雨雷支付了股息或红利。

 


业务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