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股权纠纷实务
企业对劳务派遣员工的股权激励兑现纠纷案

基本案情

1994年5月3日,南京市栖霞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复南京市栖霞区公路管理站(以下简称管理站)成立股份合作制企业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1995年5月3日,管理站与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接受管理站派遣的职工;所派职工人事关系保留在管理站;派遣职工在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工作期间,管理站为其办理相关社会保险,费用由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承担。张卫群系管理站派往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工作的职工,在派往工作期间,张卫群的工资由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发放。1999年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公司更名为南京东部路桥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东部总公司)。
  2006年5月17日,江苏永和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永和会验字【2006】060号验资报告,载明东部总公司原注册资本8180万元,现变更后注册资本10338万元,注册资本变更前后对照表中载明法定代表人姚念国认缴出资额3049.90万元,对照表中显示股东并无张卫群。2006年5月26日,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玄武分局对上述注册资本变更予以核准。2009年11月23日,东部总公司进行改制成立东部公司,改制后法定代表人仍为姚念国,注册资金仍为10338万元。2009年12月21日,东部公司(筹)召开第一次股东会,通过东部公司章程,章程记载姚念国认缴注册资本4638.9554万元,占出资比例44.8729%;张卫群认缴注册资本51万元,占出资比例的0.4933%。2009年12月22日,江苏永和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永和会验字(2009)第159号验资报告,载明截止2009年11月3日,东部总公司的注册资本10338万元(评估价值为12313.10万元),由姚念国等43名股东于2009年11月3日前缴足,其中姚念国认缴注册资本4638.9554万元、张卫群认缴注册资本51万元,各股东均以其所占东部总公司净资产份额作为出资。2010年1月20日,工商管理机关对东部公司的股东予以登记备案。
  2009年12月22日,姚念国(甲方)与张卫群(乙方)签订《股权激励协议书》,鉴于:1、甲乙双方均为东部总公司员工,东部总公司正在进行企业改制,拟改制为东部公司;2、为激励乙方更好的为公司工作,实现公司、股东双赢局面,甲方有意将其在公司的部分股权附条件转让给乙方。经双方友好协商,就股权转让达成如下协议:一、甲方同意将在东部总公司人民币50万元出资转让乙方,乙方凭借此次转让,在公司改制时将通过验资方式直接在公司形成0.4836%股权。二、转让方式为无偿,甲方无需乙方支付相应对价。三、本次转让的股权限制期为5年,在限制期内,乙方行使该股权将受到如下限制条件:1.如乙方因违反法律、法规及公司规章制度,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甲方有权追回本次转让的全部股权,并追回乙方从持有股权时所产生的一切收益;2.乙方因自身原因从公司辞职,应无偿向甲方返还此次转让的股权;……;5.甲方根据激励需要,有权将转让的股权另行激励对公司有贡献的第三方,乙方应在接到甲方通知三日内将本次转让的股权全部或部分无偿转让给甲方指定的第三方。四、限制期满,乙方对本次受让的股权将依法行使全部权利。
  姚念国补充提交东部公司2013年1月9日会议纪要一份,证明东部公司高管及姚念国经讨论决定收回张卫群的激励股权另行激励他人。会议纪要的内容为:公司之前采取股权激励的方式对公司作突出贡献的高管和员工进行股权激励,目的在于进一步调动对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争取为公司作更大贡献。目前,公司的基本情况发生重大变更,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为配合丰盛集团的发展要求,公司的原有发展策略和发展规划需要作出调整,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出现了更符合激励条件的人员。原有被激励人员中的张卫群、王庭桂、高克军、季学宇四人不仅不能正常上下班,更谈不上为公司发展继续作贡献,原有的激励条件已不满足,既定的激励目的已不能达到,公司决定根据《股权激励协议书》的规定,根据激励的需要,另行激励对公司有贡献的第三方。考虑到公司的陈坤、陈旭、孙也三人在担任项目管理负责人的过程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还经常加班,出色完成多个工程项目的建设管理工作,为公司创造出巨大效益,对公司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而且年纪轻,技术能力更过硬、管理能力更出众、潜力更巨大,能够为公司的再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本会一致决定,将对张卫群、王庭桂、高克军、季学宇四人的激励股权收回,另行激励给陈坤、陈旭、孙也三人。

另查明,改制前东部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338万元,改制后东部公司的注册资本仍为10338万元。江苏永和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永和会验字(2009)第159号验资报告其他需要说明的事项部分载明:江苏永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09年11月2日出具永和评报字(2009)第032号评估报告,对原东部总公司截至2008年12月31的净资产进行评估,评估价值为12313.1万元,股东一致确认的价值为10338万元。
 

法律分析

《股权激励协议书》是东部总公司改制为东部公司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姚念国以其50万元出资转让给张卫群,并在改制时通过验资的方式直接形成相应的股权。张卫群在改制前虽出资1万元,但改制前东部总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名册中并未记载张卫群为股东。改制后,东部公司的注册资本没有变化,仍为10338万元,永和会验字(2009)第159号验资报告载明的前述内容只能证明10338万元的注册资本对应的净资产为12313.1万元,各股东同意将该12313.1万元净资产均作为改制后东部公司的资产,不能证明所有的净资产均转增为注册资本,更无法证明张卫群关于其1万元原始出资对应的净资产为51万元。综上,张卫群关于登记在其名下的51万元出资系其原始的1万元出资在改制时对应的净资产转为出资形成的主张不能成立,应不予支持。如果张为群能找到当时其两次各交5000元入资现金时所占公司股权比例的约定或者当时公司的净资产金额进行对比分析应该更能说明事实真象。
  《股权激励协议书》经姚念国和张为群双方签订即成立,姚念国将激励张卫群的股权经工商备案登记在张卫群的名下,《股权激励协议书》已经履行,依法也已生效,姚念国关于《股权激励协议书》第三条约定的五项内容是《股权激励协议书》所附生效条件的主张不能成立,实际应为双方约定的解除条件。
  《股权激励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合法有效。股权激励是公司将一部分股权无偿转让给公司的工作人员,目的是为了激励员工更好地为公司作贡献,以实现公司、股东双赢。公司通常会根据岗位需要设定激励股权,而不是针对某个自然人个体,受激励的工作人员岗位如有变化,可能就需相应调整激励对象。对于激励的股权,一般设定限制期,限制期内受让人对受让的股权行使不完全的所有权,一般只享有限制期内的分红,无表决权,不能继承,被激励人员不是取得股权自身的价值,限制期后才能取得完全的所有权。对激励股权限制条件的设定属于有限责任公司法定范围内的自治事项,司法不宜作过多的干涉。本案张卫群取得激励股权并未支付任何对价,系无偿取得,且张卫群对股权回收的条件亦签字同意。因此,东部公司依据协议的约定收回股权并没有剥夺张卫群的固有财产利益。因张卫群在《股权激励协议书》约定的五年限制期内不再为东部公司工作,东部公司对张卫群进行激励的基础已不存在;且东部公司的情况发生重大的变化(即姚念国将其所持有东部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丰盛集团,东部公司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的变化),东部公司有需要激励的第三人,故《股权激励协议书》约定的解除条件成就,姚念国在东部公司的授意下要求张卫群返还这部分股权符合《股权激励协议书》的约定。况且,张卫群现已不在东部公司工作,对其进行股权激励的基础已不存在,继续持有激励股权将有损东部公司的人合性。激励股权系以姚念国的名义转让,将激励股权收回是东部公司的意思,姚念国以自己的名义主张返还股权并无不当。东部公司将股权收回后如何再行激励给新的对象是有限责任公司内部治理问题。

 


业务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