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股权纠纷实务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刘某某提供的《公司成立初的会议记录》1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刘某某提供的《公司成立初的会议记录》2

刘某某的主要观点:

1、刘某某作为天津某设备公司股东的事实有充分的证据给予证实。

刘某某提供的《关于刘某某同志住房问题协议书》是真实有效的证据。其中第一句:“做为九个股东之一的刘某某同意住房问题,经各位股东反复协商,取得如下一致意见……”通过该文字表述可以清楚地知道,当时各位股东均已确定刘某某为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东之一,而不是在协商要不要将刘某某纳为天津某设备公司股东之一。当日,天津某设备公司还向刘某某出具了《出资证明书》明确确认刘某某刘某某为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东、缴纳的出资额40万元、天津某设备公司当时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等,并加盖了天津某设备公司的公章。

2、当初刘某某与8个工商登记的股东均同意各自享有相同的股份(权),即每位股东实际持有天津某设备公司九分之一的股权。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天津某设备公司提供的《证明》

天津某设备公司出具的《证明》明确:当时所有股东的意思是刘某某与8个工商登记的股东享有相同的股份(权)。当时确实起草了一份文件,用复写纸复写的,天津某设备公司当时8个工商登记的股东签字。这部分内容正好与刘某某提供的《关于刘某某同志住房问题协议书》相印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天津某设备公司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

但是,天津某设备公司出具《证明》中的许等三人作为证人。由于该三人均为天津某设备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如果刘某某的诉请得到支持将会直接减少他们各自的股权比例,即三个证人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所以在后面又试图“否认刘某某为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东之一”。另外,三个证人中有的未出庭作证,有的一直参与法院旁听,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八条和 第六十九条之规定,许某等三人作为证人在《证明》中“否认刘某某为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东之一”的该部分证人证言内容没有证明力,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另外,该部分证人证言声称,刘某某将文件(即《关于刘某某同志住房问题协议书》带回家与妻子商量,由他出任总经理等表述多处明显违背事实和基本的逻辑。《关于刘某某同志住房问题协议书》中并没有由刘某某出任总经理的规定,刘某某在此之前就实际同8位股东一起参与了公司经营。刘某某为什么在其他股东都签字同意之后还要与妻子商量一个并未约定的内容再确认!8个股东一同决议给的三室一厅的房屋,刘某某为什么要拒绝!显然,这种说法明显背离事实和生活常识。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3、刘某某所持股权11.11%有明确的计算依据,且该股权对应的出资合法,不存在因违反法律法规导致无效的情形。

从上文可知,当时9个股东(包括刘某某)一致商定平均分配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权,事实上现在天津某设备公司工商登记的8位股东也是平均分配股权,即每位股东均持有天津某设备公司12.5%的股权,而实际上应当是九个股东平均分配,即每位股东均持有天津某设备公司11.11%的股权。这样算来,就是8位工商登记的股东每人将其持有占天津某设备公司1.39%的股权转给刘某某。天津某设备公司之前反复强调刘某某未出资是一种误解。事实上,刘某某实际持有的11.11%的股权是有实际出资的,工商档案材料显示当时天津某设备公司的500万元出资并不存在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的情形。《出资证明书》也明确记载刘某某缴纳的出资额为40万元,当日8个股东签字的《关于刘某某同志住房问题协议书》上也确认刘某某为九个股东之一。这足以说明刘某某是通过受让方式取得股权,而不是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可见,刘某某实际持有的11.11%的股权是有对应的实际出资的。

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观点:

刘某某从未出资或受让股权而获得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份,从来不是天津某设备公司的股东。刘某某并未实际出资40万元,《出资证明书》记载与事实不符。刘某某只是与天津某设备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其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决策的事实无相关证据证明。《关于刘某某同志住房问题协意书》并未实际履行,也无法证明刘某某的股东资格。

法官的观点及判决结果: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争议与疑难

这个案件给我们带来几个重要法律问题的思考:

1、如果《出资证明书》记载的关键内容是明确具体的,只是缺少编号,公章也是真实的,在这种情况下能否完全否认《出资证明书》的证明效力,甚至将其视为无效?

2、在企业高度重视人力资本化的时代,如股权激励,就存在不用出资就取得股权的现象。法庭审理时,当其他证据能证明某人存在股东身份的高度可能性时,只是缺少以个人名义缴纳出资的凭证,能否以此为由就可以否定某人的股东资格?

相关分析与专业观点请看《退休老人20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三)——分析与观点

股权收购中的股权与股价交付风险

作者简介:胡礼新律师长期从事公司法律业务,特别是对股权相关业务(包括股权纠纷、股权激励、股权融资、股权收购、股权架构设计等)拥有极丰富的经验,被业界称为“股权守护者”。2017 年 5 月出版专著《中小企业股权激励实操》现已重印5次,受到广大读者支持。

 

本文为赛风律师网版权所有,若转载请注明本文作者及来源于赛风律师网。

 


业务研究